(助人为乐 保定)王文坡

2019-07-20| 浏览: 196次

王文坡,男,1973年出生,中共党员,易县清西陵保护区管委会旅游开发处副处长。从1997年起,他通过手中的笔杆呼吁正义、惩恶扬善,救助数十人。

  这支笔有这么大的力量啊

  1996年7月,王文坡毕业后,被分配到了易县最大的一个乡镇:塘湖镇。在乡镇,对喜欢读书写字的文坡来说,仅仅半年后已经成为当地及该县小有名气的“土记者”。

  他用他的那之笔救助的第一个是该镇南柳泉村三孤儿姐妹。当时一个叫张文江的同事,在一个傍晚找来和他说:“王秘书,我们村有三个孤儿,最大的十三岁,最小的七岁,你看能不能写稿,帮帮她们。”

  文坡说当时他那个同事和他说完后,他就让同事骑摩托把他送到了距离乡镇政府10华里的南柳泉村,当他进到三个孩子家时,看到窗户是用破旧塑料订起的,由于时间长,塑料都飞起了毛角,孩子们正围在一个破旧的桌子上吃饭,他走过去看到三个孩子喝的稀粥,他们的菜就是用半个摔碎的碗放的盐。

  “当时,我的泪水即刻就掉了下来,从口袋中摸出了仅有的20元钱,放在了三个姐妹破旧的饭桌上。”文坡如今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眼圈还在发红。

  王文坡把三个姐妹的情况写成了小稿,邮寄给了《保定日报》。稿件见报后的第二天,保定私立精神病诊所的李占江大夫就带着家人赶了过来看望三个姐妹,乡镇政府也为三个孩子开始募捐,协调部门为三个孩子翻盖了破旧的危房,随着这一事件的发酵,中央电视台、燕赵都市报及省内外新闻媒体纷纷以整版图文形式刊发社会这一爱心的救助活动,三姐妹终于衣食无忧,后来三姐妹都升入了大学,如今都有了自己幸福的生活。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哦,我这只笔有这么大的力量啊’,但也就那时起,我给自己定下了个原则:用笔,给同我一样卑微弱小的群众说话,守住底线为正义和公道说话。”

  不相信福星,相信邪不压正

  曝了政府光,如果你是一个公职人员,应该那时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可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说他眼里揉不得沙子。

  1998年清明,距离文坡工作地8公里的尉都乡有一革命烈士纪念碑被毁多年,在他上学时曾写过一个小稿,后来从他同事一个老民政那里得知,因为烈士纪念碑中牺牲的烈士有许多徐水县人,为了修复重建,当时他的小稿曾使徐水民政局捐来10000元钱,但最终都不了了之。

  他听说后,组织了塘湖镇回民中学学生,在清明节这天来到了凤凰山烈士纪念碑前,擦拭被人为砸推倒塌的残碑,在《保定日报》、《河北日报》相继刊发《碑倒五年盼春归》,随即保定市主要领导在报纸上签署意见:“忘记过去等于背叛!”并责成易县县委、政府调查,尽快修复纪念碑。

  二十多年来,他写的报道及稿件有二千多篇,并多次荣获河北省好新闻奖,省市新闻媒体优秀通讯员,其中在2011年中,他的五篇调研报告,先后被省领导进行了批示,为当地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发展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

  不希求奖项和荣誉,想把公众号“独家责任”做大些

  1999年12月,王文坡被调入该县县委宣传部新闻科,进入宣传部后他给自己定的原则是:“做人做事干工作,不惹事儿,不怕事儿,不维权势,敢说话,说真话!”

  王文坡在宣传部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该县一个叫魏海洋的初中生,下地窖救人,由于缺氧窒息,虽经过各方面治疗后,但还是落下了生活不能自理严重的后遗症,当时全国各地媒体争相报道,并被市县授予了“见义勇为少年”称号。

  在涞源下乡途中,他得到消息一个叫胡妞妞的孩子掉在了沸水锅中,大面积烫伤,生命垂危,他即可赶到烧伤医院,写下了《胡妞妞,你的生命还能坚持多久》在媒体刊发后,市民纷纷前往烧伤医院捐款捐物,同时文坡又与北京和保定两家慈善协会联系,为胡妞妞捐款10多万元,使孩子得到了很好的救助。

  随着自媒体的发展,文坡注册了自己的公众号“独家责任”,并聘请北京中淇律师事务所刘学永做为自己的法律顾问。2017年3月份,在爱心志愿者活动中,他们走到该县南城司乡南山沟村时,遇到了一个横木砸断大腿正拖着绳子往家爬的68岁老人张振先,了解到老人妻子是个精神患者,儿子在外打工,由于贫困目前就住在垒得破旧的石头房里。他在他的公众号上刊发《世上诸多凄苦事,但有善行在人间》后,在他的朋友圈先后收到捐款1万多元,把老人送到了保定第一中心医院,后来文坡与保定日报和保定晚报联系,纷纷刊发老人需要救助的消息,市民前来市中心医院捐款捐物,使老人得到了救助。

  2017年8月份,文坡在得知彝族小英雄高阿峰为就落水的廊坊母子牺牲时,当即联系了省市媒体,并在自己的朋友圈刊发了消息,消息发出后,文坡朋友圈自发开始为小英雄捐款,在小英雄父母和家人前来当天,他就把他筹得的第一批善款送到了英雄母亲手里,随即在他朋友圈转发,掀起了易县群众为英雄亲人捐款,送别小英雄的一个热潮。

  今年初,文坡去他所包的脱贫户高村乡南石楼村陈才家看望老人时,发现老人的腿部由于静脉曲张原因,腿部已经溃烂不能行走,他把照片拍给一个医院的朋友,并问得手术需要6000多元时,在他的“独家责任”公众号刊发了《陈才:我想腿好起来,放羊去奔好日子》,在短短八个小时为老人募捐了7710元。第二天带着该县县医院外科医生邵文龙及中医院副院长周红权来到了陈才老人家,邵医生检查后给出老人年岁大,心肺有毛病,不适于手术建议时,在征的朋友圈捐款朋友同意后,按时给老人买药,文坡为此组织了个小组,及时通过公众号公布善款花费的情况。

  二十多年来,文坡用他的那支笔也说不清救助了多少弱势群众,说不清为了鼓正气和正义,他得罪过多少人。让文坡欣慰的是这些事件当事人无论是救助的人,还是他抨击过的当事人,有好多和他像朋友一样相处和来往,让他感觉到这个世间是有爱和温度的。

  问及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他右手摸着下额沉思了会儿说:“想把我的公众号‘独家责任’做大些,让社会有更多爱,更多的担当,更多的正能量!”